央廣網上海7月2日消息(記者莊勝春 周洪)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如今,很多人已經習慣通過手機、銀行轉賬等方式去交水費、電費、煤氣費,甚至有線電視、寬帶、電話費等等。如果有哪個產品交著方便,你可能就離不開它了。
  一般情況下,扮演這個角色的,是第三方支付機構或者銀行,他們和自來水公司、燃氣公司等等一個個談,達成合作;而今天我們要說的上海,情況有些特殊。2003年5月,上海市政府部門牽頭、聯合各公用事業出帳機構及銀行單位共同設立了一個統一的生活費用查詢、支付平臺,叫做付費通,也拿到了第三方支付的牌照。2009年開始,支付寶也接入了它。也就是說,即使錶面上你用的是支付寶,但最終還是通過付費通交的錢。
  如今,支付寶早已第三方支付的頭牌,付費通也成了上海賬單、數據量是最大的本土霸主。可是,一山終歸難容二虎。6月30號,這對5年的合作伙伴正式分手——付費通指責支付寶偷數據,支付寶則意味深長的回應說:“好聚好散”。綜合兩邊的說法,它們分手的結果是:上海市民要用付費通,沒問題;但至少崇明、青浦的水費和青浦的燃氣費暫時不能用支付寶交了。
  那麼,他倆到底孰是孰非呢?
  根據6月30號付費通的公告,之所以不再讓支付寶用自己的通道,是因為:近期,支付寶直接發起、而不是由用戶發起的大量高頻賬單查詢,使得公共事業出賬機構的賬單處理系統、付費通電子帳單處理及支付系統通道堵塞、服務器宕機等等。
  乍一聽起來,有點難懂。昨天,付費通公關總監封欣接受記者採訪時,把話說的更明白了。
  封欣:可以認為是一種赤裸裸的,在互聯網上扒取用戶信息的一種行為。賬單信息毫無疑問是用戶的個人信息,因為它涉及你的消費金額。如果不是用戶主動發起查詢,就意味著用戶的知情權、包括合作平臺的知情權被侵犯。而且,他這種行為是為自己的平臺利益服務,這是整個互聯網行業最不齒的一種行為。
  封欣義憤填膺地說,他們不是沒和支付寶交涉過,但因為沒什麼效果,只能做出了終止合作這個“審慎的決定”。
  對此,支付寶首席風險官胡曉明昨晚發文闡述了其有關客戶信息保護的相關原則,並承諾絕不會用不光彩的手段獲取數據。支付寶在30號中午還曾具體回應說,付費通所說的“大量高頻賬單查詢”其實來自於“雙方為提升用戶繳費體驗採取的措施”。
  支付寶公關經理張道生:是在支付寶網站設定賬單查詢的時間,我們會根據用戶的設定,查詢賬單是否出賬,目的是在第一時間提醒用戶進行繳費。
  回應中還說,這樣的查詢模式從2011年就已經開始,而且近期支付寶在上海的相關業務量也沒有爆髮式的增長。
  對此,付費通公關總監封欣的說法是,沒有爆髮式增長,但可以“溫水煮青蛙”。
  封欣:我們來自支付寶渠道的查詢筆數和支付筆數比例已經超過十比一,特別是在深夜兩點以後的爆發率特別高,趁著月黑風高夜來扒數據。
  有匿名人士在網絡問答社區知乎貼出一張支付寶發於6月13號的請求“付費通重啟繳費通道的函”,其中提出可以“立即對繳費查詢方式進行調整,後續僅保留由用戶發起的查詢繳費”,若據此看來,支付寶服了軟,也沒能打動付費通。
  不過,有接近支付寶人士告訴記者,因為付費通本就壟斷了上海的相關渠道,它們並不想激化矛盾;支付寶方面除了官方回應,也不願再多說。但是,知乎上一些得到了支付寶公關人士點擊“贊同”的觀點或許能夠表明其態度。
  比如,有工程師說,從自動繳費的流程上來看,支付寶沒有什麼不妥;而申請過量和竊取信息問題,付費通也都可以通過技術渠道或者合同限制來解決。再比如,有自稱付費通前員工的ID發言說,之所以付費通如今把這個存在了三年的情況拿出來說事,是因為付費通決策層對於合作的重新評估——當年利用支付寶引流的目標已經達成,不能再讓支付寶霸占用戶入口了。
  上海市民最直接的感受可能是:你們吵架沒關係,但幹嘛給我添麻煩啊!會不會以後支付寶就不能用來繳費了呢?
  的確,本應提供便利的繳費業務,為什麼走到了給人添堵的今天?
  支付寶在聲明中說,通過別的合作渠道、上海的大多數繳費服務還能用。但有接近支付寶人士透露,未來前景並不樂觀。
  而付費通公關總監封欣強調的是,終止和支付寶的合作,不意味著影響市民的繳費便利。
  封欣:大多數的銀行渠道,包括銀行櫃面、網銀,都是付費通的開放渠道,包括一些便利店、超市,包括IPTV的電視,可以通過遙控器繳費;還有我們的自有渠道,有網站、手機客戶端等等。
  也就是說,即使支付寶不能用了,你可以用付費通。
  但也正因於此,很多分析人士認為,付費通的真正目的,在於搶占用戶入口。
  艾瑞咨詢第三方支付分析師王維東:其實付費通有能力去做出了付費之外很多其它的事情,通過支付寶這個流量入口吸收了大量用戶之後,卻很難直面用戶。這樣終止合作自己去做支付市場以後,他可能認為會有一定的促進作用。
  實際上,因為央行有關規定對第三方支付機構之間的合作存在限制,付費通和支付寶本就不可能長長久久。再加上此前支付寶已經與上海的其他公共事業機構開展直連合作的洽談,競爭與合作的邊界愈發模糊。
  但是,因為付費通背靠政府,本應單純的競爭關係難免招致壟斷的質疑。更何況,付費通並不避諱其向其他城市擴張的意圖。
  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第三方支付機構高層說,全國只有上海像模像樣的建起了這樣一個統一平臺,但他並不認為有這個必要。
  第三方支付機構高層:公共事業本身是社會資源,完全是市場化的。你這邊是出賬機構、公共事業單位,那邊是很多繳費渠道和平臺。比如電力公司想用怎樣的繳費渠道,這是他要去考慮的事情,而不是由政府出來統一規劃。政府做這個事情有壟斷的嫌疑、或者考慮政府的一些利益。
  當以開放、分享為特征的移動互聯網時代提升了公共服務的便利性,不同的思路和利益難免產生衝突和摩擦。這個時候,最好的解決方法,恐怕是坐下來談,而不是互相攻訐。傷害了用戶,最終必會傷到自己。  (原標題:上海公共繳費平臺付費通拋棄支付寶 被指搶占用戶入口)
創作者介紹

鄭希怡

oovvdifjsqezt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