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型版”國外驚悚片海報
  《古畫咒怨》(越南/韓國)《假髮》(韓國)《冰血寒戰》(瑞典)《恐懼》(英國)《鬼五虐》(泰國)《死神蘑菇》(愛爾蘭)“山寨版”國產驚悚片海報
  《半夜不要照鏡子》《夜半梳頭》《凶間雪山》《迷魂之密室逃脫》《午夜心跳》《異度迷局》
  國產驚悚電影發展至今,在電影拍攝的各個環節都存在不足,曾經的票房喜人景象已漸成明日黃花,如果要重新振作這一受眾廣大、依然潛力巨大的重要電影類型,以下幾方面的問題絕不可忽視。國產驚悚片一直以來製造著各種反面教材,可以杜絕和值得警惕的案例實在太多,只有一點一滴、全心全意地“洗清”這些“罪過”,國產驚悚電影才能走向真正的繁榮。
  1 故事 智商是硬傷
  “不要把觀眾當傻子,硬塞給他一個結局。”
  在放映廳門口能讓觀眾笑聲不絕於耳,除了喜劇片,大概就是國內驚悚片了。《孤島驚魂》當年雖然賣出9000萬的好票房,但當陳小春飾演的彭飛跳出來坦白自己就是殺死所有人的幕後元凶時,如此虎頭蛇尾的設置讓所有人都笑了。驚悚片那些死後總會複活的配角,突如其來的瓊瑤式煽情,前後性格永遠反差很大的主人公,常常將驚悚製造出了“喜劇”的效果。
  將國內驚悚片慣有的不知所云歸結為審查制度,實在有些牽強。畢竟不管何種類型,講好故事都是第一要素。“不要把觀眾當傻子,硬塞給他一個結局”,《筆仙》系列製作人裴琳說:“首先你要保證劇本的故事性,自己看完劇本覺得有信心向朋友推薦,這才是成功的第一步。”
  2 技術 手段是軟肋
  “不應該對驚悚電影抱有以小博大的心態。”
  直白地說,“聲光服化道”每一個都是國產驚悚片的問題。演員們一轉身甭管認不認識就先亮嗓地尖叫和突然出現的恐怖畫面是國產驚悚片嚇人的兩大法寶。對燈光的要求也不外乎再暗一點或者莫名地從下方射來的一道綠光,晃來晃去的鏡頭非但達不到國外驚悚片偽紀錄的真實感,反而讓觀眾產生暈船暈車的生理嘔吐。化妝技巧也一律是貞子在國內山寨表親的級別,抹白臉、彩色美瞳、黑直發垂在臉頰兩側,偶爾掉出來的眼球還不如整蠱玩具來得逼真。
  “很多片子之所以效果不太好,就是因為成本壓縮得很厲害”,恆業電影總經理陳輝道明瞭其中緣由:“投資小就沒有演員陣容可言,也不會有很好的劇本,更不會有優秀的後期製作團隊,其實不應該對驚悚電影抱有以小博大的心態,應該用對待武俠片愛情片的態度來製作。”
  3 票房 黑馬不再黑
  “市場同質產品越來越多,所以觀眾的預期值也越來越高。”
  據不完全統計,自2008年《荒村客棧》以300萬投資博回2000萬票房,小成本驚悚片的吸金資質逐漸顯露:2009年《午夜出租車》300萬成本收穫1800萬,2010年《異度公寓》以180萬成本收穫1910萬。2011年暑期檔,《孤島驚魂》以500萬的投資成功吸金9000萬,成為個中翹楚,也讓國產小成本驚悚片成為市場黑馬的代名詞。2012年,這股勢頭仍然保持,《筆仙》、《繡花鞋》分別以6010萬和4430萬票房拔得年度驚悚頭籌。
  進入2013年後,雖仍有28部驚悚片的上映規模,但票房遭遇滑鐵盧,累計票房2.69億,除《筆仙2》異軍突起贏得8140萬票房,《枕邊有張臉》2328萬、《電梯驚魂》2175萬外,再無影片突破2000萬大關。
  對於這種黑馬不再黑的現象,首都影院總經理於超認為,現在市場同質產品越來越多,票房跟演員陣容、宣發投資有很大關係,所以觀眾的預期值也越來越高,就算票房高了也不是黑馬了。
  4 審查 鬼都去哪兒了
  “重點就是在審查和觀眾之間找到更貼近觀眾需求的點。”
  作為中國電影的審查標準,《電影管理條例》第三章第二十五條中明文規定:“電影片禁止載有下列內容:(五)宣揚邪教、迷信的”,這個相對模糊的說法意味著“鬼”成為國產驚悚片的忌諱,而影片中發生的靈異現象終歸都要有科學依據作為解釋。所以,觀眾常會看到發生在國內驚悚片里的最後幾分鐘“營救”,主人公不是大夢一場就是長期服藥或者有精神問題,如果這些都解決不了,那一定就是其中某個反面角色神出鬼沒所為。
  《筆仙》系列製作人裴琳表示,因為國內尚沒有分級制度,審查是有必要的。驚悚片的審查更為嚴格,從劇本階段就要開始,而我們的重點就是在審查和觀眾之間找到更貼近觀眾需求的點,儘量不要觸碰審查底線。
  5 題材 越真實越虛幻
  “朝內81號的傳說能讓這部片子在宣發時更有號召力。”
  像《京城81號》這樣從民間傳說中汲取養分的電影不在少數,《筆仙》、《碟仙》、《繡花鞋》這樣的名字對觀眾的吸引力直觀有效。曾成功打造《繡花鞋》的編劇文雋在最初籌備《京城81號》時,就認識到片名的重要性:“很多人跟我說這個名字改得好,這三個字只要說出來觀眾就會覺得恐怖,因為這是文革時期一本恐怖小說。而《京城81號》的命名也是如此,朝內81號的傳說能讓這部片子在宣發時更有號召力。”
  此外,將驚悚片與時下熱點結合的也很多,《午夜出租車》、《詭拼車》、《午夜微博》、《電梯驚魂》等皆是如此,親切的噱頭吸引著觀眾走進影院,只是影片質量往往不盡如人意,白白浪費了好題材,《半夜不要照鏡子》還被網友戲謔:“裡面演得最好的是鏡子。”
  6 營銷 宣傳有奇招
  極具中國特色的“寄生營銷”;“首部”和“詭”成為宣傳熱詞。
  近年來,最出名的國內驚悚片營銷案例非《筆仙驚魂》莫屬:2012年,由國內導演關爾執導的《筆仙驚魂》搶在韓國導演安兵基執導的《筆仙》之前上映。其後《筆仙3》定檔今年7月4日,與此同時沒有拍攝第二集的《筆仙驚魂3》再次搶檔率先在4月4日公映。為國內影視行業首例“寄生營銷”案例,7月1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判定《筆仙3》勝訴,《筆仙驚魂3》片方因“不正當競爭”被判賠50萬。
  此外,“首部”一詞也是國內驚悚片慣用的宣傳手段,首部華語校園題材靈異電影《校花詭異事件》、情人節首部鬼電影《夜店詭談》、甚至今年竟推出打著國內首部“面膜殺人”的驚悚片《虐面人》。
  與鬼同音的“詭”字也成為國內驚悚片片名的第一熱詞,《碟仙詭譚》、《詭鎮》、《詭替身》、《詭嬰吉咪》、《詭愛》、《詭拼車》、《夜店詭談》、《詭絲》、《詭魘》、《封門詭影》等數十部電影皆是如此。
  撰文/新京報記者 田穎  (原標題:國產驚悚片六宗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ovvdifjsqeztd 的頭像
oovvdifjsqeztd

鄭希怡

oovvdifjsqezt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